《旧情新恋:容少宠妻很专一》无广告免费阅读

第1章 故人归
钱柜四楼霓虹厅里,烟味和酒气交织,混乱的味道刺鼻恶心。

气氛被走调的歌声炒到了极致,沙发上横七竖八的躺着几个衣着时尚的年轻男女,角落里还有一个似乎已经不胜酒力睡过去的男人,这里灯光闪闪烁烁忽明忽暗,倒是令人看不真切他的容颜。

沈苒苒夹在几个醉鬼中间,身边的男人还在不停地灌她酒。

“成少,我真不能再喝了。”她边说,边低头睨着皓腕上的手表,神情中透着几分不安和焦灼。

都这么晚了,念念该等急了。

念念如今才四岁,虽然她早慧懂事,可大晚上的让孩子一个人在家,她实在是放心不下。

成东风笑眯眯的将酒杯送到沈苒苒的唇边,镭射灯时不时闪过,短暂映亮男人脸上猥琐的笑容,“苒苒啊,我听说你是江城最有潜力的新人设计师,也知道你刚回江城,现在一定很缺少人脉吧?”

他拍了拍胸脯,“只要你给我个面子,喝了这杯酒,我跟爸一句话,就能让你来我们GK做首席设计师!”

沈苒苒往后挪了些,笑着拒绝:“成少,您喝醉了。”

成东风一把抓住沈苒苒的手腕,顺势将她带入自己怀里,手里的酒洒了沈苒苒一身。

“苒苒,你不给我面子?”

沈苒苒有些头疼,她一贯拿这些醉鬼都是没有办法的。

“怎么会。”她不动声色的将手抽离出,“我酒品不好,怕喝多了,吓着成少您。”

成东风看着她的脸,咋吧着嘴,退了一步:“那这样吧,你再陪我喝最后一杯果酒,我就放你离开!”

说完,便重新给沈苒苒倒了杯澄澈的红色液体。

角落安睡的男人微不可察的睁了下眼睛,但随即又闭上了,似乎和面前的这场声色犬马毫不相干。

沈苒苒犹豫了一下子,经不住他接二连三的劝酒,接过酒杯小小的抿了一口。

酒味甘甜清冽,没有她想象中的呛人。

沈苒苒一仰头,一饮而尽。

她脖颈微微仰着,皮肤雪白,欺霜赛雪,在缭乱的灯光下格外细腻,散发着诱人的光泽。

角落里的男人注视着这一切的发生和沈苒苒微微滑动的喉咙,捏着酒杯的手指慢慢收紧。

“成少,您说话要算话。”沈苒苒喝完试图站起,不料双脚竟变得无比绵软,像踩在厚厚的棉花上。

她还没等站起,便一头栽在沙发上。

嘈杂的音乐,厚重的异味,和成东风的笑声……一切的一切都像是湿漉漉的绳索桎梏着沈苒苒,令她无法动弹。

沈苒苒难受的抚着额头,身边有人过来抓她的手,她知道是成东风,想甩开,却甩不开,“成少,你到底给我喝了什么?”

“一点点加了料的果酒而已。”男人轻易就将沈苒苒压在身下,急切的欲亲吻女孩微微泛红发烫的脸颊。

沈苒苒恶心的头皮发麻,眼中露出了无比恐惧的表情。她也不知道自己哪来的力气,或许是因为太过害怕,竟张嘴用力咬住了成东风的手臂。

“啊!”

成东风一下子甩开了她,捂着手臂,骂骂咧咧的道:“真是给脸不要!”

沈苒苒像只小虾米一样无力的蜷缩着身体在沙发上,成东风啐了她一口,弯腰狠狠抓住了她的长发,将她拖到地上。

“既然你这么不识抬举,就别怪我对你用强的!”

就在所有人都以为沈苒苒得罪了成东风,会被折磨的很惨的时候,一直坐在角落里的男人忽然起身,走过来抓住成东风的胳膊。

“成少,君子不强人所难,成少的做法,不太君子吧?”

男人嗓音温淡,在嘈杂的音浪中却别具穿透力。

正在唱歌的人走调的厉害,或许是因为看热闹而分了心。

成东风被捏的手腕有些痛,因为矮上一截儿的缘故,他不得不抬头仰视男人:“容总,怎么,你也喜欢这姑娘?”

他有些困惑,印象里,面前这个男人似乎从来都不多管无用的闲事。

容遇薄唇微勾,松了手,低睨着地上烂醉的沈苒苒:“脾气呛,我是挺喜欢的。”

成东风忽然变了脸色,讨好的笑起来:“既然容总喜欢,那我就让给容总。”

众所皆知这位容总不近女色,而且不好打交道,如果能用一个女人跟他搭上关系,这桩生意,岂不划算?

成东风美滋滋的盘算着,丝毫没有注意到面前的男人看着地上狼狈的沈苒苒,脸色变得越来越差。

他从成东风粗鲁的手中接过沈苒苒的长发,然后握住她的右手,将她扶了起来。

沈苒苒像没骨头似的软软靠在容遇肩头,迷迷糊糊地小声说:“回家。”

容遇的心脏蓦地软了下来,他将沈苒苒打横抱了起来,正要出门,原本窝在他怀里还乖的像只小猫似的沈苒苒忽然“呕”的一声,吐了他一身。

容遇脚步顿住,颀长的身体定定站立,散发出可怖的戾气。成东风始料未及,生怕容遇发起飙来掀了整座钱柜,赶紧转身对自己的狗腿说:“还不赶紧把这个女人拉下来,送容总去清洗!”

容遇垂眸看着吐出来后表情明显舒服了许多的女人,抬了抬手制止,“不必。”

说完,便抱着沈苒苒大步流星的离开,留下成东风一行满脸呆滞,几乎风化的人。

刚刚那个,真的是洁癖到衬衣上又咖啡渍都恨不得要杀人的容遇吗?

……

容家别墅。

容遇把脏兮兮的沈苒苒丢进大床里,就独自走进浴室里洗澡了,他出来后,沈苒苒仍旧维持着他进浴室前的动作,紧紧抱着双腿,身体蜷缩,像一座孤独的小岛屿。

容遇曾幻想过无数次再与她相逢的情形,甚至想好了一百种讽刺或风轻云淡的态度,可他没有想到会在刚刚那样的情况下再见到沈苒苒,更没有想到自己竟然会出手救她。

容遇慢慢走到床边,低头,床上的女子睡颜恬淡,两颊的婴儿肥尽数褪尽,核桃般大的一张脸显得越发瘦,弯月似的眉微微蹙着,容遇的心,一点点揪了起来。

明明在记忆里那么深刻的一张脸,怎么这会儿却突然模糊了呢?

容遇的手慢慢收紧成拳头,他知道自己应该离开,可这些年他积压的恨和怨,还有那颗死灰复燃的心脏,又该安放在哪儿?
第2章 她有女儿
沈苒苒闭着的双眼忽然睁开,那双杏眸中像潋滟了一泓清澈的泉水,迷茫又困惑的盯着容遇瞧。

容遇猛的后退了一步,胸口有个位置忽然发疯似的狂跳不止。

沈苒苒扶着脑袋撑起身体,眼睛又眯起来,容遇看着她的模样,冷笑出声来:“好久不见。”

沈苒苒显的更迷惑了,她眼神陌生的在容遇的脸上扫了一眼,然后下床,趔趔趄趄的想要往门口走,身上酒味难掩。

容遇没想到她会是这样漠然的表现,整个人都愣住了,她慢吞吞的经过他身边时,一阵洗发水的淡香味裹挟着酒气扑鼻而来。容遇心底陡然生出一股无名之火,转身大力的扣住沈苒苒的手腕,往自己面前带。沈苒苒猝不及防,一下子就失了重心,整个人往后跌去

沈苒苒狼狈的摔在地上,痛的眉头都皱了起来,她咋着舌,结结巴巴的骂:“坏人。”

容遇俯身再次捏住她的腕,力道比刚刚更狠,声音也似从齿缝间逼出来的似得:“沈苒苒,你不认得我了?”

她受了惊,终于肯抬起头来看他,逆着光,映入眼帘的是男人棱角分明的俊脸。

是谁?到底是谁?

答案在喉口呼之欲出,可沈苒苒绞尽脑汁却也叫不出他的名字。

她眼中一片湿润,脸上露出仓皇失措的表情。容遇几乎心软,可终究压不住心中的火苗,“沈苒苒,你好好看清楚,你真的不认识我?”

她想了很久,忽然用力摇头:“不记得……头痛,真的不记得了。”

容遇倒抽了口冷气,心里说不出是失望还是愤怒。他松开了沈苒苒,沈苒苒坐在地板上,胡乱揉着眼睛,憨态如孩子。

容遇负气要走,路过她面前时,一双小小的手忽然伸出攥住他的裤管,“带我……回家。”

单薄的唇牵扯出些许讽刺的弧度,容遇转身蹲下来,捏住沈苒苒的下巴,“回家?谁的家?”

“你的?”沈苒苒的回答似乎不确定,她脸色红红的看着容遇,毫无征兆的忽然扑向他。

药力的作用缓慢,沈苒苒到现在才觉得燥热,她胡乱拉扯着自己单薄的衬衣,整个人都挂在容遇的身上。

容遇垂眸,一动不动的看着她。

沈苒苒将领口扯开了大半,又开始折腾容遇的衬衣,容遇喉结微动,终于按捺不住,声音略微沙哑的问道:“沈苒苒,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?”

“知道。”她答的含糊,顺势又将脸贴在容遇冰冷的肩胛处,仿佛这样就能够驱散一些燥热。

容遇眸光一动,反手扣住沈苒苒的腰,将她摁在及腰的桌上,随手端起水杯,就泼向了她的脸。

“看看你这幅样子,真让人恶心!沈苒苒,六年了,你还真是一点儿都没变!真……”下贱。

容遇将那个词咽了下去。

沈苒苒抹了一把脸上的水,抓着容遇的手,嘟嘟囔囔:“吵死了吵死了,热!我热啊!”

显然,这杯水并不能够让她清醒过来。

容遇有些头疼,想甩开她,她却像狗皮膏药一样抓着他的手不肯放,他不由得加重的语气,恶狠狠的道:“沈苒苒,你别再装醉了!”

刚刚她只不过是喝了一杯酒,又吐出来一些,现在怎么可能醉成这样不省人事?

沈苒苒趁他说话的空档儿顺势搂住了他肌肉紧实的腰,便摸着揩油边道:“回家,我要回家。”

“你家在哪里?”容遇还真想看看她葫芦里到底卖的是什么药。

“香潭公寓15栋二二零三。”沈苒苒趴在他耳边,小声说了个地址。

她说的位置是江城挺有名的单身公寓,但房价不菲,以沈苒苒刚刚回国的经纪基础,住进那里,恐怕非常勉强。

念及此,容遇脸上讽刺的意味更甚。

“霍”的推开酒店房门,容遇大力抓了沈苒苒的手,一路跌跌撞撞拉她来到停车场,塞进车里,车子疾驰离开。

抵达目的地,容遇嫌弃的搀着沈苒苒,正要问她要房卡,二二零三的门却忽然打开,一个刚及门框三分之一的小姑娘站在一只高脚凳,开心的叫出声来:“妈妈,你终于回来啦!”

容遇在确定这是二二零三以及身旁并没有别人后,难以置信的看着面前的小孩:“你在叫沈苒苒妈妈?”

玉雪般可爱的小团子眨了眨眼睛,抬头翘着两只羊角辫,奶声奶气的说:“对呀,叔叔你又是谁啊?”

沈苒苒竟然有女儿了,这个念头不可思议的盘旋在容遇理智的上空,令这六年来时刻扮演一个情绪稳定的成年人的他几乎要当场崩溃。

“砰”一声,身侧的沈苒苒摔倒在地上,容遇扶住她的那双手忽然松开。

沈苒苒闷哼了一声,念念立即心疼的扑了过去:“妈妈!”

她抬头看着容遇,挥舞着肉嘟嘟的小拳头,却只能够的着他的脚踝,“你是坏人!你摔妈妈!念念不喜欢你!”

容遇面无表情的转身离开。

六年了,他以为能等到沈苒苒的忏悔,至少为当年不辞而别作个解释也好。可他没有想到,她竟洒脱到在国外有了个女儿。

容遇觉得自己真像个笑话。

……

翌日沈苒苒醒过来,头疼的像被贼敲过似的,仿佛昨晚自己躺在大马路上,被车碾了一样。

“妈妈,你醒啦。”念念站在床边,手里攥着一块毛巾,“拿这个敷一敷,你的脑袋就不那么红了。”

沈苒苒感动的接了过来,念念虽然只有五岁,说话都还不利索,但是却懂事的让人心疼。

“念念饿了吧,我这就去给你做早餐。”床头柜子上的闹钟已经指向九点,还好今天是周六念念不用去幼儿园。

沈苒苒揉着凌乱的头发有些后悔,早知道昨天就不该去赴约了。

“妈妈,昨晚送你回来的叔叔是谁啊?好凶,念念怕……”念念忽然抓住她的一角睡衣。

“叔叔?什么叔叔?”沈苒苒的脑海中对昨晚的记忆空白一片,听念念这么说,她才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,自己昨晚是怎么回家的?

“就是送你回来的叔叔啊,高高的,帅帅的,但是人可坏了呢,都把妈妈摔在地上。”

沈苒苒试图从念念含糊的叙述中找到一点线索,可念念提供的线索,丝毫没有价值。

“大概是妈妈的同事吧。”沈苒苒笑着摸了摸念念柔软的头发,然后起身洗漱,走入厨房。


未完待续...

推荐阅读指数:★★★★★

旧情新恋:容少宠妻很专一》已出全文

如想免费阅读全文,添加微信公众号:简书文学 回复:《旧情新恋:容少宠妻很专一》 即可免费阅读全文《旧情新恋:容少宠妻很专一


内容版权声明:除非注明,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。

转载注明出处:http://xiaoniujituan.com/?id=5851

发表评论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