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爱入迷途不知返》总裁豪门短篇小说甜文在线免费阅读无广告无弹窗

第5章 真面目
“我说了,我没有要伤害叶梓萱!为什么从始至终,你们所有人都只相信她!”

叶浅声音沙哑着,令她的话语听起来十分的苍白无力,落入赵子墨耳中变成了一种狡辩,越发扇起了他的怒火。

“你以为这么说,我就会放过你!还有那个男人,他擅自抽掉叶梓萱的输血管,导致叶梓萱到还在重度昏迷中,这个账我一定会找他算!”

所以他以为叶梓萱的昏迷,是她和林嘉木故意做的?

叶浅此时已经没有理智分析一切,脑中唯一想法就是不能连累林嘉木。

“叶梓萱昏迷的事不关嘉木半点关系,你别为难他!他只是看我可怜,想帮帮我一把而已!”

“承认了?你现在终于承认梓萱昏迷的事情是你做的!我告诉你,如果梓萱这个月醒不过来!我就让你们这对蛇蝎男女生不如死!”

赵子墨的双瞳冷若冰霜,唇角抿得很紧,让人看一眼都觉得全身寒意。

叶浅本以为通过这一年的相处,自己早已经足够了解眼前这个男人,可是直到现在她才知道,之前认为的一切都不是真正的赵子墨。

嗜血的恶魔,夺命的魔鬼,这才是赵子墨真正的面貌!

叶浅的神情一下子变得疲倦,目光彻底暗淡,连解释都没有了力气,头微微往里面转了一点,淡淡一笑:“好,随你吧!反正我这条贱命一条,也没什么值得留恋的了。”

看着她扬起的嘴角,赵子豪只觉得像是被人厄住了喉咙,连呼吸都变得有些困难。

她以为摆出这一副绝望的模样,他就会手软吗?

怒火在胸腔中熊熊燃烧,他的双拳不断的收紧:“现在躺在重症监护室的人怎么不是你!”

“呵”叶浅轻笑了一声:“可能是老天爷知道谁才是真正该死的那个人吧!”

赵子墨额间的青筋并发,他的心在颤抖,身子也在颤抖,怒火在胸腔乱窜,他失控的扬起手,半晌却未落下。

突然,房门被人推开,护士一脸欣喜站在门外,看到屋内严肃的气氛愣了一下,弱弱的说道:“赵总……是叶先生要我来告诉您……叶小姐醒了……”

赵子墨扬起的手捏成了拳,最后狠狠瞪了叶浅一眼,扔下一句“稍后来收拾你”后,转身大步离开。

……

另一个病房内,气氛与叶浅的清冷完全相反。

叶志远端着一碗热腾腾的鸡汤放到叶梓萱的小桌板上,眼中斟满了疼惜。

“梓萱,我让刘妈炖了碗汤,专门给你补气血的,这次你受苦了。”

叶梓萱心情看上去大好,面色虽然惨白,但终于不是那一副娇弱病态模样了。

“谢谢爸爸……”

她抿了口汤,忽而像是想起什么,抬头看向叶志远:“爸爸,浅浅呢?”

“别和我说起那个孽女!”叶志远面上挂起一丝怒意:“她越来越不像话了!明明知道你身体不好,还故意气你,害得你摔倒!”

“这件事我也有错,是我不该在他们结婚一周年这天打扰的,浅浅生气也是应该的。”

“赵太太这个位置本来就是你的,如果不是她喜欢赵子墨,把你逼走,还编造出你和其他男人私奔的谎言,她怎么可能有机会坐上顾太太的位置!”
第6章 没资格管
叶志远的脑中浮出叶梓萱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哭诉,在外漂泊的痛苦,如果梓萱没有突然回来说出事情的真相,他怕是还不知道叶浅如此狠毒的真面目!

“即便你被她害得无家可归,却还在为她考虑,让我不要把真相告诉赵子墨!她现在不但不感激,反而还有脸在这生气!现在赵子墨知道了事情的真相,治一下她也好!”

叶志远愤恨的替叶梓萱打抱不平起来,那态度仿佛自己的亲生女儿并非叶浅,而是叶梓萱一般。

他说着,叹了口气:“算了,不聊那个孽女的,坏了心情。”

叶梓萱笑了笑:“她还小,不懂事而已,可能没你们说的那么坏。”

“你啊,从小心肠就这么好,都被害成这个样子了还在帮她说话!”

“谁让我是她姐姐呢?”叶梓萱大方笑着。

“有你这样大度善良的女儿,是我叶家三生有幸啊。”

说着,房门突然被推开,赵子墨一脸担忧的疾步跑了进来。

“梓萱,感觉怎么样了?”

“活生生的好的很。”叶梓萱笑着,为了证明自己确实没事了,还打算起身蹦跶两下,却被赵子墨及时阻止。

叶志远在一旁看了两人几眼,眼中泛起一丝欣慰,拿走了冷掉的汤盒,离开病房把空间腾了出来。

叶梓萱倚在赵子墨的肩上,轻声说着。

“真好,还能再见到你,我还以为……”

“别说傻话!”赵子墨故作严肃打断了她:“只要我在一天,就不会让你发生意外的!”

“可是我这个心脏,连我自己都算不准什么时候会停止跳动。”

“你放心,我一定会找到合适的心脏给你的!我不会让你这么快离开我!”

“心脏关乎一个人的性命,怎么可能那么容易就能找到的。”

“实在找不到,我就把我这颗心脏给你,反正我这条命也是你救来的。”

赵子墨垂眸看了眼她颈侧的伤口,眼眸越发温柔了些:“你从小就这么勇敢,不顾性命救下了我。”

两人依偎着,病房里的气氛万分温馨。

静逸了片刻,却见叶梓萱神情落寞坐起了身。

“怎么了?”赵子墨轻声问道:“不舒服了?”

叶梓萱摇了摇头:“这样是不是有点不太好,你现在是浅浅的老公,我理应喊你声妹夫,而我们现在有点逾越了……”

“你又不是不知道,当初我为什么娶她,如果不是因为她,把你逼得离开了这么久,我们会绕这么大的圈子吗?”

“可是……”

“别可是了,我这几天就会和叶浅办理离婚手续,你就好生养着身子,等着我娶你进门。”

“浅浅的性格你也知道,我怕她恼羞成怒,而且之后我要搬到赵宅住的事,她现在还不知道吧。”

“等你搬进去的时候,她就算知道,也没有资格管了!”

赵子墨眼中闪过一丝阴羁,而他的怀里,叶梓萱一改落寞的神情,露出得逞的笑容。

在医院的日子,叶浅觉得分外寂寥,整整三天,都没人来看过她一次,明明听到护士们说,叶志远和赵子墨天天准时提着营养品来医院的,她却从未见过他们。

七八月的天,她只觉得冷得打颤,那股寒从心底扩散,直至五脏六腑。

这天,终于有人推开了她病房的门,却不是来探望。
第7章 有本事杀了我
赵子墨领着一个五大三粗的黑衣男人出现,占据了病房小小空间。

他又恢复了那副冷淡的模样,不等叶浅做出反应,双唇微启,吐出两个冰冷的字。

“动手!”

声音不大,却清晰无比,落入叶浅的耳里,她不自觉生出一丝不好的预感。

往床脚挪动了一点,刚想跑下逃跑,却被人一把按住,再也无法动弹。

床边的小桌板升起,一叠文件落在上面,“离婚协议”几个大字狠狠刺入她的眼里。

“赵子墨!你这是打算用这种暴力的方式逼我签字吗?”

“我之前可是给过你机会,你如果乖乖听话,我又怎么会用这种方式?”赵子墨黝黑的双眸紧紧盯着她,明明面上平静无比,却令人觉得十分骇然。

叶浅咬了咬牙:“你有本事就杀死我,不然就算你和叶梓萱结婚了,我也会搅得你们后半生永远不得安静!”

啪!

赵子墨面上挂起浓浓怒意,扬起的手还有些微微发麻。

“你以为我不敢要了你的命吗?你逼走梓萱,还造谣她是跟别的男人私奔,如果不是怕梓萱会伤心,我绝不会留你在这种恶毒女人在这世上待这么久!”

他的话一点一点落入叶浅的耳里,令她不可置信的瞪大了双眼。

“你说叶梓萱离开是我逼走她的?而且她和男人私奔本来就是事实!怎么成了是我造谣了!”

红肿的面颊加上这无辜的大眼,任谁看来都会心疼一番吧,可是落入赵子墨眼里却令他觉得十分可笑。

“还真是会装啊!自己做的事,却不敢承认!”

说着,他皱起眉朝那黑衣男人吼道:“愣着干嘛!还不快动手!”

话音刚落,叶浅紧握的双拳被一一掰开,印在红泥上,眼看着就要在离婚协议的签名处落下。

她奋力一挣,扭头狠狠咬在了压制着自己的手臂上,趁机跳下病床,膝盖狠狠磕在铁杆上,就在她摔倒在地的同时,发尾却被人狠狠拽住。

头皮上传来撕裂般的疼痛,瞬时间疼得她的眼泪直流,赵子墨毫不留情一把将她甩在了床铺上。

上次从鬼门关走了一遭的叶浅,这不过短短几天,身子本就还没有恢复,被这一摔,身下的伤口裂开,熟悉的疼痛再次翻涌起来。

她强撑着坐起身来,看向赵子墨:“你现在所认为的一切,我猜你都没有去了解事情的真相,仅凭叶梓萱的一面之词就定了我的罪吧!”

赵子墨眼中闪过一丝恍惚,不过一秒又恢复如偿,他轻笑一声:“重要么?”

短短三个字,如同一记闷拳狠狠砸在叶浅的身上,他的意思是,就算叶梓萱是个撒谎成性的女人,他都不在意吗?

出神间,她那只被印着红泥的手再次被拽起,她没有挣扎,眼中斟满了凄凉。

身子被拽起的同时,再次扯到了她的伤口,体内的伤口撕裂,她的面色慢慢变得惨白,明明痛得要命,她却没有痛呼一声,她咬紧了下唇,随着体力的流失,眼皮渐渐变得沉重。

突然,病房门再次被踹开,穿着白大褂的林嘉木跑了进来,一拳狠狠落在黑衣男人脸上。


未完待续...

推荐阅读指数:★★★★★

爱入迷途不知返》已出全文

如想免费阅读全文,添加微信公众号:简书文学 回复:《爱入迷途不知返》 即可免费阅读全文《爱入迷途不知返


内容版权声明:除非注明,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。

转载注明出处:http://xiaoniujituan.com/?id=6093

发表评论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